天怒人怨的恶魔之饱食(一)

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然而恰恰相反,我们身边却有一个专门就血海深仇揭开伤疤的国家。

那就是,过去二十世纪前半期强占我国肥沃的土壤,在大陆发动侵略战争,以天怒人怨的恶魔之饱食纵横战场的战犯国——日本。

如今,人类已步入现代文明时代,然而日本当局恬不知耻,依然企图掩盖日本军性奴役犯罪并将之合理化,使得这些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成为悬案。

 

性奴役制度始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

人类史上由统治阶级发动的侵略战争不胜枚举,但是把数十万女性当做从军性奴役的事情古今中外前所未有。

以所谓“精神队”为名强制逮捕包括二十多万朝鲜女性在内的世界成千上万的女性做性奴役,只有为侵略大陆、称霸世界不择手段、为非作歹的日本军国主义者才能犯下如此大罪。

根据资料显示,日本帝国主义在1918年“派兵西伯利亚”时因为胡乱的性行为导致性病蔓延。事后他们意识到在长期的侵略战争中避免性病导致战斗力下降的办法是“从军慰安妇”制度,便随即把它付诸实践。

日本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皇军”内部设立并经营“从军慰安所”,三十年代在大陆挑起侵略战争后把“从军慰安妇”当做一种不可或缺的“军需品”,并把它加以制度化,由军部直接管控、经营。

不仅在朝鲜和日本本土,中国、新加坡、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南阳群岛等“皇军”所在的地方都设立了“从军慰安所”。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被抓去充当性奴役的受害者和直接参与强制逮捕的证人提供的证词、当时的秘密文件、日本人的著作和证词等均为证明。

例如,1992年1月10日中央大学的一位教授发掘出来的1938年3月4日日本军部指令和注意事项、一位国会议员在当时的防卫厅文献库发现的占领台湾的日本军司令官于1942年3月12日发送的战时电报直指当时日本首相东条英机也是“慰安所”设立的直接参与者,日本昭和大学教授发掘出来的文件、日记本、日本人撰写的图书“从军慰安妇”中提到的前关东军后勤参谋的证词、一位日本女性在1992年第9期“世界”杂志上投稿的文章。

这些均说明,召集“慰安妇”不是民间自发而为,而是日本政府和军部指使的强制逮捕行为,其政策主要针对朝鲜女性。

朝鲜已然是自己的殖民地,征集早已处于奴役状态的朝鲜女性不仅不花钱也能保证足够的人数,亦可防止性病蔓延也能保密,进而推动朝鲜民族抹杀政策的执行,可谓一石二鸟。这是日本之所以征集朝鲜女性的目的。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车惠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