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怒人怨的恶魔之饱食(二)

日本军性奴役犯罪昭然若揭

世人会问,日本军性奴役犯罪为何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被暴露出来?

其原因有三。

首先,受日本军最高统治机关的指令,性奴役“慰安妇”相关文件彻底被销毁,相关内容被彻底埋没。

1945年日本战败后,日本军部即刻向分布在海外的所有侵略部队和朝鲜总督府和台湾总督府下发指令彻底销毁所有战争犯罪相关文件。

由于所有文件被销毁干净,学者和社会舆论完全不知晓“慰安所”和“慰安妇”相关内容。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位于吉林省长春市的吉林省档案馆存有10万捆资料,这是1945年8月中旬日本战败而逃的时候埋在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部(今天的吉林省人民政府住址)院子里的秘密文件中的极少部分,后来在施工中被发现。

其次是因为幸存的受害者出于廉耻无法告发受尽耻辱的过去生活。

起码的女性人权和尊严荡然无存,被当做发泄性欲的道具受尽凌辱的生活有谁能好意思说出口呢?

可想而知,作为社会人和女性的所有尊严和青春时期的精神和肉体被凌辱、被撕裂后九死一生的她们无法把自己过去的体会告知于人,这是理所应当的。

日本人作为强迫性生活的加害者沉默不语,这也是事实被埋没的原因之一。

数百万日本人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被迫参加侵略军队,他们在占领地杀人、放火、强奸妇女,还出入“慰安所”。

“肮脏发臭的东西应该用盖子盖上”,这是日本固有的思维方式。从这种观念出发,加害人本身对自己的罪行守口如瓶并加以否认,使得事实一直被埋没。后来在有良知的人、舆论界人士和女权主义者的努力下,日本军性奴役犯罪终于被大白于天下。

同时,日本军性奴役生活由日本军部直接授令的证据在日本国内被曝光,面对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压力,日本政府再也不能装聋作哑,于是1993年8月4日时任日本政府发言人兼在政界排位第二的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公开发表谈话,承认“军部直接参与”其中的事实以此承认其强制性,并称“将永远记住”以表谢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车惠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