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

近日来,我通过新闻报道听取美国人频频发出的涉朝怪诞信号。

通过TV津津有味地听取反映甚至预示重启朝美首脑会谈可能性的美国人心理变化的新闻,能帮我消遣早餐时间。依我看,今年不可能发生朝美首脑会谈之类的大事,这毕竟是我个人的想法。

但也有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因为谁也不知道两位首脑的判断和决心突然会带来什么样的大事。

可需要明确的是,如果按某个人的逻辑有必要召开朝美首脑会谈的话,那只是美方的需要,而对我方来说,这没有任何实利而有害无益。应该根据这一事实来猜测能否发生此类大事。

假如说举行朝美首脑会谈,美国只凭与我们领导层维持对话就可以得到安心,而且再次凭借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来争取安保时间,但我们在同美国的磋商中将一无所得,也不抱有任何期待。

我认为,在朝美之间存在严重对立和分歧的情况下,若美国不改变关键立场,那么在年内乃至将来也不必要举行朝美首脑会谈,最起码这对我们有害无益。

尤其认为,关于年内是否举行朝美首脑会谈,不管其可能性如何,美国再怎么愿意,我们也不应该接受。

下面简单讲述三个理由。

一、若是需要,是美国需要,对我们无益;二、跟没有勇气尝试新挑战的美国人坐在一起,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而且两位首脑维持至今的特殊关系也有可能受损;三、因为这是不配做人的博尔顿所预言的,我们没必要成全他。

说实话,美国认为最要紧的不是首脑会谈本身或其结果,而是在同我们的关系上利用首脑之间的亲密关系安抚我们,捆住我们的手脚来争取安保时间,以免发生不利于自己的政治隐患。

还有,就在这个时候举行首脑会谈,它又只会利用于夸耀某个人的政绩,这是可想而知的。

目前,美国恐怕担忧在大选前夕会收到尚未收到的圣诞礼物。

我觉得,美国将是否会收到这样的“烫手山芋”而陷入窘境,完全取决于美国。

美国闲着没事就动不动信口雌黄、口出不逊,一门心思搞反朝经济封锁或军事威胁之类的徒劳之举,这将引发什么样的事情,有待进一步观察。

我虽然没有有关此类事情的任何信息,但我敢肯定,我们领导层对美国向我方发出的各种危险的施压言行不会一直坐视不管。

可到现在,美国所极度畏惧的事情尚未发生,这让我觉得恐怕我们委员长同志与美国总统的特殊亲密关系在发挥很大作用。

就在这样的时候,美国因忐忑不安而自己轻率做出有可能引发我们重大反应的危险行动,这犹如虎口拔牙,结果肯定不容乐观。

要正确看清近来美国提出朝美工作磋商或首脑会谈问题的主要目的。

美国是想通过打开对话之门来安抚我们以争取安保时间。

我还觉得,现在美国似乎期盼回到像河内磋商的条件。

现在回想起来,美国于2019年初在河内就有可能装着解除部分制裁,优先麻痹我们的核中枢,搞乱我们长远性核计划。

当时可以说是我们不顾交易条件不妥,就算冒着风险,也要为打破制裁封锁、尽快改善人民生活而敢做冒险的时期。

然而,2019年6月30日在板门店举行朝美首脑会谈时,美国总统承诺提供北朝鲜经济的辉煌前景和经济援助,但其前提条件是要我们追加采取无核化措施。当时,我们的委员长同志明确表示,我们绝不会为了谋求耀眼的荣华和快速的经济繁荣,拿我们的制度和人民的安全和未来换取没有任何保障的制裁解除之类东西,美国强加于我们的苦痛反而变成了反对美国的敌忾,这一敌忾将会让我们突破由美国主导的制裁封锁,按照我们的方式、依靠我们的力量坚强活下去。

后来,我们在同美国的磋商议题中彻底删除了解除制裁问题。

过去朝美磋商的基本主题是“无核化措施对解除制裁”,我认为,现在必须把这一主题改为“撤销敌视对重启朝美磋商”。

有制裁,但我们又不是活不下去,为何要被美国牵着鼻子走呢?

我奉劝美国,事到如今,别再妄想拿河内会谈桌上的解除部分制裁和永久摧毁我们核开发的中枢——宁边地区等大规模核设施来做交易。

委员长同志对特朗普总统的个人感情非常坚固而良好,但我国政府绝不应该根据同美国现任总统的关系来调整对美战术和我们的核计划。

我们要同特朗普总统打交道,也要同将来的美国政权乃至整个美国打交道。

近日一些美国高官的发言,也让我们更加清楚,不管同美国总统的关系如何,日后我们要做什么。

美国国务院表明对话意志,连总统也出面再三表示同我们领导层的好关系,甚至预示重启朝美首脑会谈的可能性,然而,美国防部长却再次喧嚷什么“CVID”,不加掩饰地向我们国家抛出“无赖国家”这一敌视妄言。

跟总统经常闹对立是有计划的诡计,还是总统掌权力不足而产生的事,对此我不愿置评。

总之,朝美首脑之间的关系再好,美国也必然反对和敌视朝鲜。

现在我们该提高警惕,不要只顾同特朗普总统的关系,而犯不该犯的错。

近期,美国频频招惹我们,把一些关于涉朝制裁的总统行政命令再延迟一年,还喧嚷在改善朝美关系之前,“人权问题”必须得到“解决”,并拿我们的“人权状况”说事,把我国再次列入为“最恶劣的人贩国家”、“支恐国家”等,由此可见,美国对朝敌视政策绝不可被取消。

现在是我们要预料对朝反感已成“陋习”的美国就算顺利摆脱当前的大选“危机”,将来也会向我方做出许许多多的反朝敌对行为的时候。

我认为,在现阶段我们应该投入更多的精力加强我们的反制能力,以应对日后也将持续不断的美国对朝敌视政策,而非率先考虑同美国当权者的亲密关系。

我们要制定长远计划,管控和遏制来自美国的长期性威胁,同时在这种情况下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和主权,并不断巩固和发展实际能力。

试图重启朝美无核化磋商,这是目前美国急着提出来的问题,而不是我们着急要的,也不是愿意的。

我认为,目前不需要同在会谈桌上总想捞一己之私、敲诈对方的美国坐到一起,而是先看到美国的态度有了重大的变化后再做出决定也无妨。

美国与其为抢夺我们的核武器绞尽脑汁,不如多想想怎么做才能使我们的核武器不对自己构成威胁,这对美国来说更容易、更有利。

我们无意对美国施加威胁,委员长同志也曾对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过这一立场。

只要不招惹我们,将一切都会顺利。

我们明确提醒,我们并不是不搞无核化,而是现在不能搞,要想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需要另一方的很多变化,即同时采取与我们的行动相应的不可逆转的重大措施。

要说另一方的很多变化,我们必须明确解释,这不是指解除制裁。

如果是针对南朝鲜我倒是愿意,但针对美国人我本来不愿意写这种文章。

最后,我想说前几天通过TV所看到的美国独立日纪念活动感想。

如果可能的话,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很想拿到收录独立日纪念活动的DVD碟片,对此我已得到了委员长同志的许可。

委员长同志让我转达他对特朗普总统的问候,祈愿总统在工作中一定取得好成绩。

2020年7月10日

平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