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撤回对朝敌视政策是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裁军及和平研究所研究报告

自在这块疆土上响起战争的炮声已过70年。

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给我国人民带来切肤之痛和莫大的人力、物力损失,还迫使同一血脉的骨肉至亲不得不分居,其民族分裂的痛苦此刻也在继续。

惨痛的战争创伤还在朝鲜民族心中阵阵作痛,所以我们比任何民族都迫切希望生活在没有战争的和平乐园,并为实现这一夙愿倾注了坚持不懈的努力,却没有获得应有的成果。

美国的黑手——对朝敌视政策是其根源所在。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裁军及和平研究所发表报告,旨在向全世界告发20世纪50年代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之真相,揭发给朝鲜民族带来不可估量的不幸和痛苦的美国对朝敌视政策之侵略和掠夺的本质。

 

朝鲜战争是美国对朝敌视政策的必然产物

 

朝鲜战争是美国精心筹划的、有计划后发动的侵略战争罪行。当时美国企图用武力扼杀我们共和国,进而称霸亚洲乃至全世界。

美国至今还不断制造各种假象,试图掩盖自己发动朝鲜战争的侵略罪行,然而历史的真相是绝不能掩盖或抹去的。

一百数十年以来,美国把侵略和强占朝鲜这一亚洲大陆的关口定为国策,拼命乞灵于对朝敌视政策以实现其目的。

1845年2月,美国当局向国会提交了“朝鲜开放案”(proposal on opening Korea);1866年挑起“General Sherman”号入侵事件;1868年发动“Shenandoah”号和“China”号入侵事件;1871年再一次进行了大规模武装进攻。

1905年,美国签署“Katsura – Taft Agreement”后,唆使日本强占朝鲜并对其实现殖民统治,循序渐进地推进把朝鲜化为自己殖民地的计划。到了二战末期,美国完成了朝鲜占领计划。

1951年3月,时任美国远东军司令官的麦克阿瑟给美国会参议员Joseph Martin的信中写到,“欧洲的将来取决于在亚洲能否战胜共产主义”,并宣扬“我们可以通过征服朝鲜全境彻底粉碎连接苏维埃西伯利亚和南方的唯一供应链,……进而支配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新加坡的整个地区。到时候,我们的力量将无处不在。”(Herschel Meyer《美国现代史》第148页)

总而言之,美国视朝鲜为切割亚洲这一“大块肉”的“匕首”。

在二战中大发横财、极为肥大的美国军需垄断企业迫切需要朝鲜战争。

始于1948年末的美国经济恐慌到1949年变得更加严重。

工业产量同比下降15%,物价暴跌,机械设备投资急速缩水,导致1949年上半年约4600多家企业破产,失业人口增加到600万人。1948年9月到1949年3月间,垄断企业利润从366亿美元缩减至284亿美元。

朝鲜战争一爆发,美国新闻媒体纷纷报道,“称作‘朝鲜’的企业让经济起死回生了”、“朝鲜战争的爆发终止了二战结束以来折磨美国商业的经济萧条”。这般大写特写足以证明当时美国经济恐慌需要的“特别的解药”就是战争。

由此可见,美国按照全球霸权战略把朝鲜当做“美国军事组织和亚洲本土之间唯一的交点”、“思想较量的战场”、为称霸世界准备决战的“试验场”、战后经济恐慌的唯一出路。

通过战争计划的筹备过程可以充分了解到美国主导朝鲜战争筹备工作的侵略者的真面目。

美国把远东侵略计划分成3个阶段。打响朝鲜战争为第一阶段(A);将战火扩到中国为第二阶段(B);最后阶段是进攻西伯利亚(C);预计作战行动时间为1949年。

日本杂志《人物往来》(1964年9月号第67页)援引曾经参与战争阴谋的旧日本军大校的话,揭发朝鲜战争内幕。内容如下:

“作战行动分成3个阶段。首先,由美军和南朝鲜军组成的10个师集结到38线一带形成东西各两个战区。西部战线直接往平壤方向进攻,作为呼应,在海军和空军的协助下,在平壤北部登陆。东部战线以阳德为左翼,保障平壤和元山之间的联系,右翼则直往元山进攻,同时海军部队从元山北部进行登陆作战。这两个战线同时向鸭绿江进军突破朝中边境。这是根据前日本军的资料精心筹划的第一阶段详细作战计划。一旦突破朝中边境就进入作战第二阶段,此时,日本军和联合国军依次参战。”

在周密的计划和准备下,美国于1950年6月25日4点唆使傀儡军终于发动了朝鲜战争。

战争前夕,美军事顾问团团长罗伯特胡扯道:“我们选择6月25日有慎重的意图。25号是星期天,作为基督教国家的美国和南朝鲜把星期天定为安息日。所以不会有人相信我们在星期天发动了战争。换言之,我们是要让人相信战争并不是我们发动的。”

美国发动朝鲜战争以后,为掩盖自己侵略者的真面目进行了狡猾的阴谋活动。

6月25日,美国召集联合国安理会,炮制出联合国安理会第82号“决议”,把我们共和国规定为“侵略者”;7月7日连续通过第84号“决议”,“相劝”同盟国把自己的兵力从属到“美国指挥下的统一司令部”,并“邀请”美国任命其司令官,允许使用联合国旗。

因此,我们共和国被误导为发动战争的“挑衅者”,朝鲜人民的祖国保卫战争被改为“侵略战争”,“联合国军”则成了交战当事方。

历届联合国秘书长也公开承认,“联合国军司令部”不是联合国管辖机构,它纯粹是美国的战争工具。

1994年6月,联合国秘书长Boutros Boutros-Ghali承认,“联合司令部”不是联合国安理会成立的附属机构,它是由美国指挥的机构。(出自1994年6月24日联合国秘书长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的信)

1998年12月联合国秘书长Kofi A. Annan就美国派往朝鲜战场的武装力量及其司令部表示,“我的前任当中没有人曾允许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借用联合国的称号。”(出自1998年12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的信)

2004年7月27日和2006年3月6日联合国发言人确认,“联合国军司令部”不是联合国军队,而是美国主导的军队。

“联合国军司令官”的任命权也不属于联合国,而是属于美国政府;有权决定谎称“联合国军”的美军驻南朝鲜兵力的增减问题的也是美国政府而不是联合国。

尽管如此,板门店至今还堂而皇之地挂着联合国旗,这不得不说是联合国的耻辱。

在伟大领袖的领导下,英雄的朝鲜人民奇迹般地打赢了无比激烈的战争,但是我们民族的人力、物力损失极其惨重。

尤其是美帝犯下的令人发指的大屠杀暴行无法用有限的篇幅一一列举。

1950年10月,强占信川郡的50多天里,用火烧杀、往水库里溺杀、枪杀、用木柴烧杀、撕开活人的四肢、剖开孕妇的肚子等最野蛮的方法杀害了占全郡人口25%的3万5380多个无辜居民。这样的大屠杀暴行向全世界告发美帝国主义简直是披着人皮的野兽、嗜血的豺狼。

仅根据公开统计显示,在朝鲜战争时期美帝在共和国北半部屠杀了123万多人,在南朝鲜屠杀了124万多人,甚至使用化学武器和细菌武器试图灭种我们民族。

1951年,国际民主妇女联盟考察团现场调查美帝野蛮暴行后揭露,“美国在暂时占领的地区进行的大屠杀和拷打比起希特勒纳粹暂时强占欧洲时的暴行更为恶劣。”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公然叫嚷着“要在地图上完全抹掉北朝鲜的78个城市”、“要把北朝鲜一扫而空”,向共和国北半部地区投放近60万吨炸弹和凝固汽油弹。这相当于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向日本本土投放的3.7倍。

由于美帝的野蛮暴行,战争期间有5万941家工厂企业、2万8632所学校、4534所医院和诊所等保健医疗设施、579个科研机构、8163个出版及文化机构、207万7226栋住宅遭到破坏,56万3755町步的耕地被毁,15万5500町步的农田消失了。

实际上,战后留给我国人民的只是一片废墟,美国扬言朝鲜再过100年也不会重新崛起。

上述资料雄辩地证明,美帝国主义才是朝鲜战争的挑衅者、朝鲜人民不共戴天的仇敌,只要美国对朝敌视政策还再继续,朝鲜半岛的和平绝非可能。

 

美国系统地破坏停战协定的犯罪行径

 

朝鲜战争之后美国对朝敌视阴谋活动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永久分裂朝鲜半岛和不断用核威胁恐吓我们共和国。

战争魁首杜鲁门胡说八道,朝鲜战争无异于第3次世界大战。这一战争虽以停战协定告一段落,但并没有宣布终战或签署和平协议。

签署当时的停战协定不过是以从朝鲜半岛撤走一切外国军队、保障永久和平为目的过渡性措施而已。

美国为了实现一定要把我国人民沦为自己的奴隶、强占整个朝鲜半岛的野心,停战协定的墨水还未干就开始粗暴违反协定,把朝鲜半岛局势拉到战争边缘。

停战协定生效不到半个小时,就在1953年7月27日22点20分许,美军向我方一侧发射好几发机关枪,之后几个小时里,每隔数十分钟向我方连续发射炮弹。

停战协定第1条第10项规定,在包括共同警备区在内的非武装地区只能携带手枪和步枪。然而,美军无视这一条款,在这一地区部署自动抢、机关枪、甚至火炮、坦克、火焰喷射器、直升机等,天天向我方哨所和警备人员进行疯狂射击。

自1968年,他们让完全武装的战斗集团重演6.25战争爆发前夕在松岳山等38线一带演出的军事攻击作战。

1976年8月18日板门店事件、1984年11月23日对我们警务员的枪击事件等,在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的美军挑衅行经不计其数。

停战协定的第四条第六十项规定从朝鲜撤出所有外国军队并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美国把这一项规定化为乌有。

停战协定第六十项规定,朝美双方在停战协定生效后3个月内召开更高一级的政治会议,讨论从朝鲜半岛撤出所有外国军队以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方案。

1953年10月26日在板门店开始进行政治会议之前的预备会议。然而,美国在会上人为地制造障碍,千方百计地加以妨碍,最后在同年12月12日单方面退场,导致政治会议还未正式开始,就在预备会议阶段破裂。

之后,就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召开了日内瓦会议,但美国故意破坏会议。

美国为了给美军永驻南朝鲜制造法律依据,1953年8月8日跟南朝鲜搞出签署《互相防御条约》的把戏。

1955年1月2日,时任美联合参谋本部议长胡扯道,美军将无限期驻扎在称霸世界战略中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南朝鲜,并要继续妨碍朝鲜问题的和平调停。

1975年11月第30届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为巩固朝鲜半岛和平解散“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决议。之后美国又炮制出了美国和南朝鲜组成的“联合军司令部”,明目张胆地暴露出永久强占南朝鲜的企图。

2006年3月初美国提高朝鲜战争参战国的作用,不仅让他们参与有事时及拟定作战计划,而且参加细节活动,进而推出有名无实的“联合国司令部”扩大和再组建为跨国联合武力机构的计划,并拼命乞灵于其实现。

结果,以和平协定取代停战协定的过程受到挫折,朝鲜半岛仍处于非战争非和平的不稳定状态。

美国与停战协定第2条第13项(b)背道而驰,于1953年8月单方面制定非法的西海“北方界线”,致使其周边地区变成全球最大的热点地区;违反关于针对朝鲜不能进行任何封锁的停战协定第2条第15项规定,打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扩散构想”的幌子,想方设法实现对我们的封锁。

美国废弃一切终止从朝鲜境外引进所有武器装备的相关条款——停战协定第2条第13项(d)规定,使南朝鲜沦为全球武器展示场。

根据停战协定第2条第13项(c)规定,中立国监督委员会视察小组负责监管从朝鲜境外引进武器装备。但美国不断威胁恐吓中立国视察小组,到了1956年6月终于把它赶出南朝鲜,其监督职能也难免瘫痪。

1957年5月,美国务卿在公开场合公然宣扬“美国考虑给南朝鲜提供更现代、更有效率的武器”;同年6月21日,出席军事停战委员会第75次会议的美军代表单方面宣布废除停战协定第13项(d)规定。

美国在20世纪50年代末至80年代之间,向南朝鲜共引进了超过1000多枚核武器,致使南朝鲜的核武器部署密度超过《北约》成员国的4倍,成为全球部署密度最大的地区、引发核战争的前哨基地,1982年3月于所谓的第14届美国南朝鲜年度安保会议上,公开宣布对南朝鲜提供核保护伞。

21世纪初期,美国通过《核状态审查报告》把我们共和国列入先发制人的核攻击名单,并向南朝鲜引进了价值天文数字的核武器在内的战争装备。

美国在南朝鲜部署了《F-117》隐形战机、《F-15》、《F-16》战机、《Shadow 200》无人战术侦察机、Apache直升机、新《Patriot》导弹、《Stryker》装甲车、导弹驱逐舰、《Abrams M1-A2》坦克、《ATACMS》地对地导弹、防地雷装甲车等最新攻击型武器,还引进了《萨德》超高空反导系统。

最近还引进《F-35A》隐形战机、《全球鹰》超高空无人侦察机、空中预警机等许多尖端攻击型武器,致使南朝鲜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杀人武器展示场。

美国废除了负责监督停战协定履行的最后一个机构­——军事停战委员会和中立国监督委员会。

20世纪50年代,美国解散了中立国监督委员会所属中立国考察小组和停战协定第2条第23项规定的军事停战委员会所属共同监视小组,于1991年3月25日搞出一场鬼把戏,把既不是停战协定的签署一方、又没资格没权力管停战协定问题的傀儡军将领任命为美方首席委员。

因此,工作近40年的军事停战委员会遭到解体,失去其工作对象的中立国监督委员会也自动消失了。

美国接连废弃了关于完全停止在朝鲜的敌对行为和一切武装行为的停战协定序言和第12项规定。

自1954年美国和南朝鲜第一次开展代号为《Focus Lens》的联合军演以来,不断进行各种战争演习,如《Freedom Bolt》、《Team Spirit》、《Focus Lens》、《Ulji Focus Lens》、《Joint Wartime Reinforcement Exercise》、《Key Resolve》、《Foal Eagle》、《Ulji Freedom Guardian》等。

从演习的次数和规模上也完全超越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地区的战争演习,核动力航母、核潜艇、核战略轰炸机等3大核战略资产全投入到针对我们的核战争演习。

从演习的性质来看,脱掉往日的“例行”、“防御性”的假面具,转变成更具侵略性和挑衅性的“斩首作战”、“镊子式打击”、“平壤占领”等。

美国核先发制人脚本变得更加具体,从《作战计划5026》、《作战计划5027》、《作战计划5029》、《作战计划5030》、《作战计划5012》、《作战计划5015》、《作战计划8044》、《作战计划8022》、《作战计划8010》、《调制型遏制战略》直到《4D作战计划》等。

如上所述,美国彻底破坏了共由5条63项组成的停战协定的每一个条款,致使停战协定变成一摞废纸。

因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和执拗的核威胁恐吓,朝鲜半岛化为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核战争的世界最大的热点地区。

如果,我们没有空前加强自卫性遏制力,朝鲜半岛早就经受战争浩劫数百遍不止,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大灾难也在所难免。

 

加强战争遏制力是我们最终选择

 

这块疆土上停止战争的炮声后已过67年,但是有一样东西从来没有改变。

那就是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

美国企图用武力扼杀我们,进而保持对亚太地区的军事优势,最终实现称霸世界的野心,其阴谋活动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加明目张胆。

共和国政府提出了很多和平提案与倡议,如朝美签署和平协定(1970年代)、建立新的和平保障体系(1990年代)等,但是美国死不接受这一切。

20世纪90年代后期,我们还同美国、中国、南朝鲜进行四方会谈以求建立巩固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但是美国不诚实的态度导致会谈无果而终。

进入21世纪后,我们提出宣布终战的方案和尽快开启关于在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的2010年以和平协定取代停战协定的会谈,但是美国装聋作哑、置若罔闻。

美国反咬一口,公然指定我国为“邪恶轴心”、“暴政的前哨基地”、“先发制人的核攻击对象”,还为了把自己的对朝敌视政策加以合理化给我们扣上“支恐”、“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镇压人权”、“洗钱”、“伪造货币”、“毒品交易”等各种非法帽子,甚至口出狂言“彻底摧毁”我们国家,拼命企图颠覆我们的思想制度。

美国对我们进行核威胁,公开抛出向我们使用核武器的言论,这是美国对朝敌视行为的一个例证。

朝鲜战争期间美国公然叫嚣要对我们使用原子弹,签署停战协议后,阶段性地扩大对我们的核威胁。

1968年1月美帝武装间谍船《普韦布洛》号被捕获时美国曾经考虑对我们进行核攻击;1969年4月大型间谍机《EC-121》侵犯我国领空被击落时美国责令搭载核武器的战术轰炸机紧急待命,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松扬言:“若朝鲜进行反击,就会允许使用原子弹。”

这些只是美国用核威胁恐吓我们共和国的冰山之角。

1999年3月至6月美国发动的科索沃战争是模拟第二次朝鲜战争的非正义的战争。

前南斯拉夫从自然地理条件到离美国本土的距离都和朝鲜半岛极其相似,因此它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准备新的朝鲜战争的试验场。

美国和北约不断地进行没有任何作战意图的狂轰滥炸,还肆无忌惮地使用贫铀弹和传播毒菌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通过这一事实可以窥见美国筹划的第二次朝鲜战争。

进入21世纪后,美国对我们的核威胁变本加厉,更为公开化。

2001年6月6日小布什发表所谓的《对北政策声明》,他在声明中扬言,如果朝鲜不接受核视察、中止导弹开发及试射、消减常用武器等美国的要求,就可以动用包括核在内的武力。

2002年美国明确表态,可以在朝鲜半岛优先使用核武器,而且要开发在这种情况下所需要的破坏地下设施专用小型核武器,以此证实了对我们的核先发制人攻击计划。

2009年美国在第41届美国-南朝鲜年度例行安保会议中明确表示,向南朝鲜提供核保护伞、常规打击能力、导弹防御系统等扩张遏制力。

2017年,美国对我们的核威胁达到了极点。

美国向南朝鲜及其周边地区引进了超大型核航母《Carl Vinson》号,《Ronald Reagan》号和核战略轰炸机《B-1B》、《B-52H》、《B-2A》以及核动力潜艇《Columbus》号、《Tucson》号、《Michigan》等核战略资产和尖端战争装备,把朝鲜半岛推到核战争门槛。

自从旨在建立新的朝美关系、建立朝鲜半岛持久而牢固的和平机制的新加坡朝美峰会举行之后,美国反而变本加厉地实施核威胁和对朝敌视政策。

我们为了建立朝美之间的信任关系,率先采取了中止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等重大而有意义的措施。然而,美国不仅没有做出相应的回应,反而数十次进行总统亲自承诺终止的联合军演,还将尖端战争装备引进到南朝鲜,对我国进行军事威胁。

美国还肆无忌惮地进行模拟拦截我国洲际弹道火箭的试验、洲际弹道导弹《Minuteman-3》、潜艇弹道导弹《Trident 2D-5》等各种导弹试射,对我们加以最大限度的核威胁。

今年4月份,尽管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经受空前危机,美国还进行了联合空中训练、海军联合登陆训练,从不降低针对我们的军事威胁力度。

世界上没有像朝鲜民族一样最为直接而又长期遭受核威胁的民族,对我国人民来说核威胁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现实的、切身的体验。

我们民族遭受了美国对广岛和长崎的核攻击的危害,其伤亡人数继日本人之后最多。

对切身体验惨不忍睹的原子弹惨祸的我国人民来说,朝鲜战争时期美国的原子弹恐吓简直是一场噩梦,战争期间在朝鲜半岛上出现了从北半部流向南半部的“原子弹难民”队伍。

许多家庭因为全家人无法一起走,为了传宗接代,只好让丈夫或儿子避难到南方。

这样产生的离散家属达数百万名,如今还分居在朝鲜半岛的北方和南方以及海外。

为了消除美国的核威胁共和国政府试着用对话和根据国际法解决问题,但这些努力都归为泡影。

最后剩下的唯一选择只有一个——以核治核。

归根结底,还是美国迫使我们走上拥核的道路。

由此,整个东北亚被核武器和核保护伞给覆盖,唯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一核空白地的地区核失衡状态已告终结。

一切事实证明,加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的根源在于美国的对朝敌视政策和核威胁,若美国不废除将我们共和国看作敌方和交战对方的敌视政策,核战争乌云就绝不能从朝鲜半岛上消失。

美国执意不改变对朝敌视观念,硬要继续维持朝美交战关系,这里面有他自己的小九九。

美国的远东战略从《尼克松主义》、《新太平洋主义》、亚太重视战略直到印太战略的演变过程中,朝鲜半岛的停战状态被美国滥用于从军事上遏制潜在对手。

仅在近几年来,美国拿我们的“导弹威胁”寻事生非,向南朝鲜引进《萨德》超高空反导系统并加以部署,能够对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远东地区洞若观火、了如指掌,以退出中导条约为由,赤裸裸地暴露出在我国周边部署中程导弹的企图。

因此,在朝鲜半岛周边地区引发核军备竞赛只是个时间问题,美国抵制中俄的军事动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愈演愈烈。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利害关系若不在维持朝鲜半岛的停战状态,而是跟70年前一样的话,就无法保证第二个6.25不再重演。

对经受过美国强加的战争浩劫的我国人民来说,具备国家防御所需要的战争遏制力是必不可少的战略抉择。

我们进一步加强战争遏制力以确保国家安全和发展是堂堂正正的自卫权行使,任何人无权妄加非议。

长达70年的反美对抗的历史如实证明,任何克制和雅量都无法遏制美国的强权和专横、侵略和战争阴谋活动,反而只会煽风点火。

美国一边对我国极度强化政治、经济、军事上的压力,一边谈论所谓的对话,无非是卑劣的双面伎俩,像自动应答机似地议论无核化的老调,是企图解除我们的武装以打开侵略战争之路的强盗般的野心使然。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同志在第七届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第四次扩大会议上,根据国家武装力量建设和发展的总要求,提出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国家核战争遏制力并在高度警戒状态下运行战略武装力量的新方针。

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拥核国,也是唯一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美国对朝敌视政策是病态的、根深蒂固的。我们将应对美国极端的核威胁恐吓,继续培养能够制衡美国持续不断的核威胁的能力。我们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绝不会退让。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祖国解放战争可以说是步枪和原子弹的较量,伟大的战争老兵那一代在祖国解放战争中打败以美帝为首的帝国主义集团,发挥了英雄气概和大无畏精神。世上无人能阻挡继承这一传统的我国人民和军队胜利前进。

主体109(2020)年6月25日

平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