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性奴役犯罪加以合理化是人权蹂躏的极致

近日,日本政客试图掩盖20世纪初对数十万妇女强加性奴役生活的犯罪历史的发言接连不断。

内阁官房长官、外相等日本政客在国会等公开场合公然道出“有关强征慰安妇的报道与事实不符”、“有事时针对妇女和儿童的不当行为在所难免,世界上也是司空见惯的。”等诡辩,以否定日本军性奴役犯罪。

担任政府要职的当权者的上述发言,并非初学者愚昧无知的失言,而是军国主义历史观根深蒂固的集中表现,是对包括性奴役受害者的全世界妇女的不可容忍的亵渎,是把过去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特大型反人类犯罪加以合理化的极度的人权蹂躏。

不难看出,日本当权者厚脸无耻和道德卑劣性早已超越底线,开始正面挑战世界正义和人类良知。

我们再次重申,国际社会表示严重关切的日本军性奴役犯罪并不是“有事时常有的事”,而是自始至终由日本政府和军部直接管控、作为国策实施的、世界战争史上空前的特大型反人类犯罪。

如今日本当权者的表态等于告诫世人,若日本再次发动战争定会把其他民族妇女当成性奴役,毫无顾忌地蹂躏无辜生命和尊严,并将之当做司空见惯的事。

迄今为止,日本军国主义在战时将性奴役制奉为国策,有组织地强制实施的公开史料已不计其数。

25年前的1996年4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当时)第52次会议上,关于《战时性奴役制》的特别报告者曾发表报告,敦促日本政府为解决性奴役问题作出努力。

日本要铭记,日本决不可推卸性奴役犯罪等反人类犯罪的责任,越要回避,其后果将越发严重。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

日本研究所研究员车惠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