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的命运反映出截然不同的现实

1959年和1989年联合国大会分别通过《儿童权利宣言》和《儿童权利协定》,规定儿童有权在家庭和社会受到特别保护。

虽然朝鲜一直以来受到敌对势力变本加厉的制裁和孤立扼杀阴谋活动,然而孩子一出生就由党和国家完全负责培养成人。

朝鲜于1976年通过儿童保育教育法,由国家和社会负责全国儿童在托儿所和育儿所的全部费用,全国青少年在十二年制免费义务教育制度下接受平等教育,无忧无虑地追求梦想、施展才华。

朝鲜劳动党热爱后代、热爱未来的崇高政治切实得到实现,全国各地直至每一个孤岛深山,均选最好的地段建设先进的保育、教育设施和学生少年宫等课外教育基地,为失去父母的孤儿建设条件良好的育儿园、保育员、初中等学院,让全国儿童健康茁壮成长。

来朝鲜亲眼目睹这一切的外国人都盛赞,将孩子推崇为国家之王的朝鲜是真正的儿童王国,朝鲜的儿童保育和教育制度是独一无二的典范、绝不可效仿的巅峰之作。

然而,国际宣言和条约生效已过数十年的今天,儿童问题依然严重,仅看日本,众多儿童沦为贫穷和虐待等一切社会罪恶的牺牲品。

根据日本媒体的最新报道,2020年受虐儿童人数较去年增长8.9%,可达106,960万人。

2019年2月,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就日本高发虐待儿童等暴力事件表示担忧,并敦促日本当局采取应对措施绝非偶然。

不然日本怎么会想要组建一个由政府主导的综合性新机构《儿童厅》来挽救每况愈下的出生率、防止儿童虐待、解决贫富差距和教育不平等呢?

在日本,儿童成为家庭和校园暴力和虐待对象,儿童犯罪和自杀等接连不断,甚至出现“待机儿童”、“自杀文化”的新生词汇,含苞待放的孩子们都没等开花就凋谢枯萎才是日本社会的真实写照。

培养后一代事关国家前途,是反映社会未来的一面镜子。

朝鲜儿童在国家无微不至的关怀下,高声歌唱“世上无所羡慕”幸福快乐地成长;而日本儿童在无梦想无未来的绝望和痛苦中挣扎,这是多么迥然不同的现实啊!

若日本要成立的“儿童厅”最终落得个有其名无其实,那么日渐走低的出生率和社会上蔓延的儿童虐待、暴力、自杀等惨象将会成为永不消逝的制度顽疾。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务省

日本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