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曲历史阴谋活动的极致——日本政府“答辩书”

如今,日本当局公然抹煞日本军国主义的性奴役犯罪和强制逮捕朝鲜人事实的歪曲历史阴谋活动达到了极致。

4月27日,日本政府在阁僚会议上通过了关于日本军强迫下的性奴役和强制逮捕朝鲜人问题的“答辩书”。

日本在“答辩书”中称,给日本军性奴役犯罪受害者适用“从军慰安妇”一词恐招误会,故不宜使用,应由“慰安妇”来代替;就强制逮捕朝鲜人问题同样拿出荒谬绝伦的借口声明所谓政府立场称,根据“国民征用令”实施的征工和由政府组织的劳动不属于1932年生效的《强制劳动条约》所列“强制劳动”,故不宜适用“强制劳动”一词。

日本帝国主义强行逮捕朝鲜人的罪行和日本军性奴役犯罪属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院条例第六条第三项、东京国际远东军事法院条例第5条等55项罪状,国际社会早已将之定性为反人类罪行,做出了历史的严峻审判。

尤其是2000年东京妇女国际战犯法庭通过受害者的供词和众多客观史料已揭露了日本动用军权和政府行政权炮制出战时随军性奴役制度的事实。

尽管如此,日本当局再次通过“答辩书”向受害者的伤口上撒盐,分明是想方设法回避国家责任,给血淋淋的过去犯罪涂脂抹粉,向后一代灌输错误史观和复仇主义,妄图重蹈侵略覆辙的不可容忍的挑衅。

当前,日本政客参拜靖国神社、歪曲历史教科书、试图修宪、重新部署“自卫队”兵力以抢占周边国家领土和扩军活动等都是其实证。

若日本以为可以用叫做“忘却”的苔藓和落叶掩盖自己过去的侵略史和野蛮罪行,那就大错特错了。

二十世纪日本军国主义破坏和平、蹂躏人权的特大型反人类犯罪永无时效,玩文字游戏断不可隐瞒其侵略性和强制性。

相反,日本政府的“答辩书”侮辱了国际社会正义和人类良知,赤裸裸地曝露出其道德败坏和恬不知耻的卑劣品行,说这是日本的自我“告发书”和“公开信”最合适不过。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外务省日本研究所上级研究员

历史学会委员长

候补院士、教授、博士曹喜胜